华为终于“出手”了!

2019-03-08 09:50:03 | 来源:人人背调HR干货营

3月7日,

华为在深圳总部举行外媒记者会,

宣布一项重要决定:

起诉美国政府!



01

华为决定起诉美国政府
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宣布,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,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。


“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,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,因此,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。”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,“该限制条款违背了美国宪法,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,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。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有益于美国消费者的正确决定。”


他强调,2019NDAA889条不仅阻止华为向美国客户提供服务,还损害华为的声誉,让华为失去为美国以外客户提供服务的机会。“这是对美国立法程序的滥用。”


郭平在讲话中表示:


“通过高额投资,华为成为全球5G领导者。鉴于美国从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安全指控,我们怀疑它不让其他国家使用华为产品的动机到底是什么:是不是担心其他国家会使用先进的5G技术赶超美国?‘’


郭平还在讲话中提到了美国政府曾经入侵华为服务器、窃取了大量的邮件和源代码,却没有找到任何华为会危害美国网络安全的证据,可美国政府,以及像参议员马克·卢比奥这样的人,仍然坚持要污蔑华为公司。


记者会现场


02

外交部回应华为起诉美国政府:

完全正当,完全可以理解
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,就华为宣布起诉美国政府答记者问。


陆慷指出,华为是就美国国会通过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的合宪性问题提起了诉讼,关于这个法案本身,实际上中国政府也就其中涉华的消极内容,当时就向美国政府和美国有关方面提出了严正交涉,表明了我们的反对立场。至于华为公司在美国起诉美国政府的这一举动,我们认为企业通过合法方式来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,这是完全正当的,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至于你问道,中国政府是不是会同中国企业一道采取这样的诉讼举动,到目前为止,我没有掌握这方面情况。
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


03

华为告美国政府,

胜算几何?


能否胜诉


支振锋(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)


如果讲胜诉的可能性,目前的材料尚不足以支持我们提出判断。因为中间有太多东西我们还不清楚,这里面涉及非常多的信息和技术细节,比如网络安全的评估,而且,不仅有技术,还有政治。


从新闻来讲,华为的起诉有几点可以讲。


第一,美国和我们国家不一样,根据美国的宪法实践,司法机关可以对立法机关法律的合宪性进行审查,如果经过审查发现某一部法律或者某一项条款违反了宪法,司法机关可以宣布其因为违宪而无效。因此,华为的起诉从美国宪法来讲是有依据的。


第二,华为起诉的是《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》第889条,889条是禁止美国所有政府机关购买华为设备和服务,这就构成歧视。美国政府如果没有充分理由做出这样的限制性举动,对华为这样一个市场主体来讲,是不公平的。因此,华为做这样一个起诉是站得住脚的。


美国政府可能的应对


支振锋(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)


美国政府有可能以两个理由做抗辩。


一是政治问题。美国历史有实践,对于政治敏感性比较高的问题,司法部门进行司法审查的意愿不是特别高。当然,如果美国以政治性问题进行抗辩的话,对美国政府形象是不利的,相当于自相矛盾。


二是美国政府有可能会以涉及国家安全、国家机密的理由来做抗辩。如果做这种抗辩的话,华为胜诉的难度就更大了,但道义上对华为是有利的。你说基于国家安全,别人是无从判断真假的。


说到底,国家安全问题和国家机密问题,也可以归纳到政治问题上去。只不过,前一种政治问题是美国司法实践中的一个术语,后一个政治问题则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界定。


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美国政府公开所谓的证据,那将会把案子拖得很长,有可能成为一个司法马拉松。这里面将涉及技术细节,而我们知道对先进科技做判断是很难的,需要求助于其他技术部门,以后的进展就不好判断了。


但是不管怎么讲,华为提起这个诉讼,有美国法律的依据,也有道义上的正当性,这个起诉对华为既是一个不得不的选择,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
宋国友(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)


这次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背后显然是有高人指点。但必须得说,这样做的难度不小。


违宪这种官司,往往是比较抽象的,这个过程会涉及到释法。以前肯定有过一些受美国刁难的公司打过类似官司,我一时想不起来具体案例,但大体印象是大获全胜的不多。


在华为案件中,法院肯定会参照以前的案例,以往成功案例不多的话,显然对华为是不利的。


但无论如何,华为这样做是值得肯定的,也是合理的。


美国的瑕疵


奥卡姆剃刀(通信网络产业观察者)


美国政府抵制华为的历史由来已久,早在奥巴马期间就禁止华为承接美国的电信工程,华为与美国本土企业的合作计划和收购美国本土公司的计划,都遭到了国会议员的警告和阻挠,所用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安全隐患。


在刚刚举行的巴塞罗那通信展上,美国派出了整整的一个代表团,向全球各个国家游说,要求他们与美国一道联合抵制华为。


在本国抵制也就算了,毕竟那是你国家的主权,但威逼利诱全世界都来抵制打压,这就是蛮横的霸权。


李海东(外交学院教授)


华为这么做是很正确的。


美国政府针对华为和中兴那么长时间,其目的不仅仅是打压华为,而是把它当做对华强硬政策的关键性环节。


然而,这显然不符合美国民众的利益诉求。在当下的美国,政府界定的切身利益和美国民众的利益是不同的,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所作所为,已经伤害到了美国老百姓的利益。


起诉美国政府对于华为来说,当然是件有风险的事情。但美国政府打压华为的做法,已经非常政治化了,也不顾及所谓的法律了。华为在美国本身就已经被视作一种风险,美国的各个部门、机构,甚至美国也鼓动其他国家禁止使用华为设备。在这个时间节点上,华为没有其他的选择,只有据理力争。


即使从宣传角度而言,这个起诉也能让民众知道美国政府运作不是毫无瑕疵的。


所以,华为如果将在美国的诉讼尽全力打下去,就会对美国界定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的总体战略规划造成影响,这既是为了华为自己,也是为了中国,同时也是为了美国政府与民众,帮助他们在外力推动下扭转错误的政策。


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孟晚舟起诉加拿大政府,这两件事情接连发生,显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。华为是在利用美国、加拿大标榜的司法独立,在美国和加拿大社会内部借力打力。


宋国友(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)


这次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律师团队应该会很给力,其中应该有一些对美国宪法有着深厚造诣的顶级律师。这本身就会给美国法院带来一种压力,即便它们最后要做出倾向于美国政府的判决,也要考虑这个案件背后的影响。


对华为而言,打官司比不打好。


在程序上,不打,就等于是束手等着美国那边操作。打了,赢了更好,即便输了也没更多损失。这个过程还能变相给华为的全球品牌做个广告。


示范作用


李海东(外交学院教授)


美国现在的精英群体、战略界,有一种非常危险的倾向,那就是美国国内目前政治、族裔、价值与文化认同、族裔等诸方面处于深刻的高度分裂状态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需要塑造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外部敌人,来将内部的危机化解掉。一旦有一个外部强大的敌人出现,美国国内的各种矛盾就会有出现化干戈为玉帛的过程。


所以这段时间美国对中国不断敲打,华为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。


但美国真正的问题是,它不想着把自己的内部解决好,而是试图推给其他方面,所以华为也需要用法律手段去破解这个怪圈。


最关键的是,在美国大选年里,华为的起诉在推动过程中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阻力,估计不少政客会利用国民情绪,继续将矛头指向中国、指向华为,这也是一个风险。


可以通过华为事件教育美国民众,不能任由美国政府甩锅。





本文来源:环球网、澎湃新闻、环球时报评论、补壹刀等网络整合

「8点HR」编辑整理





“本文转载自人人背调HR干货营,特此注明”

人人背调公众号

联系我们

400-680-6015

18513583671

可联络的微信号

  •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西路甲50-1号卷石天地大厦A座8层

    kefu@renrenbeidiao.com

Copyright © 2017   北京数聚之美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 京ICP备17030432号